《格林童话》也有冰冷的暴力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11 16:02:4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据经典童话《白雪公主》改编的电影《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颠覆了传统恶继母和软弱公主的形象。


  在经典童话中,男女都可能成为施暴者,也都可能成为受害者。但是性别身份的不同,意味着权力位置、暴力形式上的差异。在童话暴力的合理化叙事中,女性显然处于不利的处境。从尊重个人尊严、人格、生命角度出发,需要更加谨慎地对待儿童文学读物中的暴力因素及其对儿童的影响。


  《格林童话》由格林兄弟在民间故事的基础上改编而来,是经典儿童读物。但是,这些童话故事中存在大量暴力叙事,而且这些暴力叙事表现出明显的性别差异。笔者重点考察《格林童话选集》中最具经典意义的50篇童话,分析“童话”与“暴力”这一组看似相互矛盾的概念如何在《格林童话》中共同存在。为什么经典童话存在大量暴力描写?暴力与性别身份有怎样的关系?


  性别身份与暴力表现


  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将暴力定义为:“蓄意地运用躯体的力量或权力,对自身、他人、群体或社会进行威胁或伤害,造成或极有可能造成损伤、死亡、精神伤害、发育障碍或权益的剥夺。”从这一定义出发来看,大多数经典童话故事都有暴力内容。这些暴力描写可以分为以下几类:自我伤害、人对动物施加的暴力、人与他人之间的暴力。在经典童话中,男女都可能成为施暴者,也都可能成为受害者。但是性别身份的不同,意味着权力位置、暴力形式上的差异。《格林童话》中着墨最多的暴力是人与他人之间的暴力,本文主要对其中性别身份与暴力表现的关系加以归纳分析。


  ——施暴者为男性


  男性施暴者往往是私领域或公领域中的权力拥有者,他们拥有不可挑战的威权(包括父权、夫权和王权),暴力目的也多为救人或惩罚,具有正义性。个别故事里,暴力行为是男性身份的表达(如《傻大胆学害怕》中傻大胆的暴力行为表现他的无所畏惧);但是,在大多数故事中,暴力之所以能够合理化,因为其执行者是父亲、国王或丈夫,这表现出等级社会中权力与正义之间不言自明的对等关系。此外,男性暴力的正义性还可能源于对邪恶女人的惩罚,例如《白雪公主》中的坏继母之死和其他故事中对犯错女人的残酷处置。还有一些暴力动机是男性独有的,比如执行命令和遗弃,这表现出童话生产时期特定社会中的劳动分工和所有权的归属。男性的暴力行为往往是男性气质的表达,在这些暴力的两极,一边是男性至高无上的权力和正义,另一边则是男性的忠诚、机智、勇敢,这恰好是两类最具代表性的霸权男性气质特点。


  ——施暴者为女性


  女性施暴者的身份与两种女性刻板印象直接相关,即好女人和坏女人。好女人(往往是公主或其他单纯的女孩)的暴力行为要么出于好的动机、带来好的结果,要么是复仇、惩罚的必要手段;而坏女人(往往是继母或女巫)的暴力行为往往出于邪恶或自利的目的,最终会受到惩罚。坏女人实施的暴力中,最常见的一个是施咒。当男人被施咒时,他们身处精神分析讨论中被“去势”(或“阉割”)的境遇中;但是由于施咒是一种神秘现象,因而这种暴力形式无损其男性气质,一旦解除咒语,他们总是能够立刻恢复并保持自己得体的男性气质。女性施加于女性的暴力则主要发生在继母及其女儿与丈夫原配所生另一个女孩之间,家喻户晓的故事有《灰姑娘》和《白雪公主》。


  女性在童话暴力中的不利处境


  在这些童话中,善良女性作为受害者出现的频率最高,她们承受的暴力最多的来自邪恶女性的蓄意伤害,其次是父权和夫权剥夺她们的权益。面对其他女性的伤害,几乎所有的女性受害者都没有能力拯救自己,只能依靠国王(丈夫或父亲)的帮助对施暴者进行惩罚。在这些女性得到救赎的同时,另一些女性成为暴力惩罚的对象。与此相反,当伤害来自父亲、丈夫或国王时,这些女性更可能依靠自己的聪明、忍耐来获得救赎。这一点说明:虽然很多耳熟能详的童话里,女性都是被动的受害者角色,但并不是所有的童话都无视女性的机智、聪明和自我拯救,她们也被描述为具有能动性。


  以上分析表明,《格林童话》中,暴力是情节设置中的一个关键因素。作为研究者,我们不能简单孤立地看待这些暴力因素,一言以蔽之地讨论其优劣,而是应该回到童话生产的社会环境中思考暴力存在的原因。玛利亚·塔塔尔(Maria Tatar)等学者研究了暴力因素为什么会成为儿童读物的关键情节,她特别关注格林童话中的“残酷事实”,即“一个又一个童话中不断出现的受害/报复范式”,其中描写了“各种残酷无情的行为和惩罚”。她认为,童话原本是部落聚会时由成人讲给成人听的故事,只是在过去两三百年的时间才成为儿童文学经典。格林兄弟搜集的故事表现出从成人娱乐向儿童文学的转向,为了把这部作品以儿童为目标读者进行改写,多年来,“威廉·格林有系统地净化故事集中涉及性的内容,掩盖关于乱伦欲望的描写”,但是“大体来说,对于虐待儿童、饥饿、冻伤的触目惊心的描写,还有对残酷惩罚的细节刻画,他并未进行审查”。


  在童话暴力的合理化叙事中,性别身份是一个重要因素,而女性显然在这个过程中处于不利的处境。B·鲁斯·波提盖默(B. Ruth Bottigheimer)的著作《格林的坏女孩和大胆男孩:童话的道德与社会视野》讨论了格林童话在道德和社会上发挥的作用。她比较各种版本的变化,包括对“暴力”因素的改写。她指出,格林兄弟按照19世纪道德准则对童话进行修订,但是这一道德准则对女性不友好,于是在他们有意识的操控下,故事的主题结构聚焦于“女性地位的弱化”。她认为,格林童话中存在张力和暧昧意义,原因在于影响这些故事创作的三个文化传统:第一个是格林兄弟身处其中的启蒙时代的教育传统,这类故事往往表现出男女之间拥有较高程度的平等;第二个传统是粗俗、直白的民间文学传统;而第三个传统来自于格林兄弟自己的观点分歧——他们一方面依赖旧时代的各种文本,包括16世纪至18世纪的各种文稿和故事,另一方面他们以中世界末期和早期的现代价值观念为基础,为这些故事添加了基督教立场。


  从尊重个人尊严、人格、生命角度出发,我们需要更加谨慎地对待儿童文学读物中的暴力因素及其对儿童的影响,尤其是低幼年龄儿童。一方面,我们需要认识到,童话中的暴力情节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有可能会让儿童以为通过暴力解决问题是合情合理的选择。另一方面,童话中的暴力因素具有一定教育和规训的目的,培养儿童谨慎的态度,让儿童学习处世策略。但是,这些教育和规训往往以好与坏、善与恶的二元对立呈现出来,强化男性力量的正义性、突出女性力量的邪恶性,因此这些故事究竟如何影响少年儿童对性别角色的认知,仍然有待开展更多研究。(作者为中山大学外语教学中心副教授、博士)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