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学丹麦童话世界,感受东西文化差异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5-05 11:07:0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作者:朱宜亨,致力于家庭教育研究与探索,传播科学的家庭教育知识与方法;成立甘肃省家庭教育学会,集他人智慧,采众家之长,搭整合平台,展务实合作,助行业互动,促资源共享。


在老牛基金会资助下,甘肃省家庭教育学会协助丹麦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举办了第一期“走进安徒生童话世界——老牛幼儿教师人才培养项目”。这是一个在全国范围内推出的培养中国幼儿教师项目,也是此类培训项目的一个大胆的创新性举动,在中国幼教行业里是第一次,具有强大的示范效应。

 

2017年9月24日至11月2日,丹麦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院长董瑞祥协同18位学习考察人员,以切身感受、开阔视野、拓展思路、比较鉴别的公允心态,踏上了充实且丰富的童话之旅。全程安排紧凑、内容夯实、重点突出、收获较多。通过培训、访问、参观和座谈,使我们对丹麦教育制度、管理形式、政策资源等有了一定程度的认识,解放了思想,更新了观念,值得我们学习、思考和借鉴。


耳闻丹麦教育


一、丹麦的教育制度

 

十九世纪的丹麦有两位大名鼎鼎的人物,一位是把全世界的儿童带入了美好童话世界里的作家安徒生,另一位则是把全体丹麦人带入现实生活中的教育家格隆维。在1807年英丹战争失败后,促使当时有识之士认识到普及国民教育对振兴丹麦的重大意义,于是1814年宣布实行7年义务教育,是世界上实施义务教育比较早的国家。

 

1844年,在著名教育家格隆维的积极倡导下,创建了第一所面向农民设立的民众高等学校,对那些从没受过教育的贫穷农民进行文化启蒙教育,帮助他们积极参与社会活动,,一经产生便很快改变当时丹麦的农业社会,为丹麦的农村成人教育和农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丹麦发达的农业(粮食生产全部自给自足并有200%的出口率)和高素质农民无不与民众高等学校具有很大的关系。

 

我们此行学习、寄宿在菲茵岛的北菲茵学院就是民众高等学校。而菲茵岛中部的奥登塞市还是著名童话作家安徒生的故乡。

 北菲茵学院

国家议会是丹麦的教育立法机构,它规定各级各类教育目的,并通过拨款法决定教育经费的数额和分配。。丹麦的教育由国家、区、市(地方当局)和民间团体负责,小学和初中教育由地方当局管理。文科中学(高中)和高等学校预备班归区领导。各类师范学院主要由独立的私人机构负责。大学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主要由国家管理。民众高等学校、农业学校等由私人机构管理。国家向区、市和各类私立学校发放补助金,并承担认可学校的全部和部分行政费用。

 

二、丹麦的教育学制分类

 

丹麦实行1~10年级的免费教育。基本学制为小学6年、初中3年、高中3年,其中小学和初中为义务教育,中间不举行升学考试。大学教育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学制为4-6年,毕业后获得硕士学位;第二阶段为博士研究生课程3年。

北菲茵学院创始人Tadao Chiba先生


高中之后为学生们提供广泛选择的空间。一是进入职业技术学院;二是接受师范教育;三是就业。

 

还有成人教育即民众高等学校。它一般是私立的,接受政府的补助,但教学不受政府的干预。民众高等学校的学制长短不一,学习内容灵活多样。入学和结业均不用考试,就如我们此行学习并寄宿菲茵岛的北菲茵学院。

 

丹麦学习不分年限,只要愿意60岁都可以学习,而且丹麦人上学享受政府的补贴,对政府来说是一种解决失业的办法。我们此行是“老牛幼儿师资培训项目”,所以重点分享学前教育。

博恩瑟市市长Peter Andersen先生

 

三、丹麦的学前教育

 

丹麦实行从呱呱坠地就开始的免费教育,每年用于教育和培训的经费平均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的7.2%,占公共财政预算的13%,是世界上教育支出占GDP比例最高的国家。其中,丹麦政府对学前教育的投资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2/3的托幼机构由政府出资兴办, 1/3是私营,而这些私营托幼机构也能从政府获得一部分津贴。

 

1975年规定,6岁前儿童可入幼儿班。丹麦的学前教育机构分幼托机构系统和学前教育系统两部分。幼托机构包括托婴中心、幼儿园和混龄托儿所。托婴中心招收6个月~2岁的儿童;幼儿园招收3~5岁的儿童;混龄托儿所招收6个月到6岁的儿童。

 

托儿所分2种:一种是家庭托管所,由妈妈申请,一个家庭托管所4~5名儿童,使得每个入托孩子都能得到精心的照顾和良好的教育,政府雇佣发薪,但如果是失业者就无资格,丹麦人较喜欢这种家庭式;另一种就是托儿所。托管所是付费的,年龄越小收费越高。

 

学前教育系统包括学前班,校内课前/课后班(丹麦学前机构开园时间是AM6:30~PM5:30,正常上班时间是AM8:30~PM2:30)和幼小融合班。学前班招收5~6岁儿童;校内课前/课后班招收3~6岁的儿童;幼小融合班主要招收5岁到二年级的儿童。

 

2008年9月起,丹麦政府颁布法令,将学前班教育列入强制性教育范畴,规定所有适龄儿童均必须接受学前班教育。六岁幼儿教育是丹麦幼儿教育的最后一年,也是连接小学教育最关键的一年,在学前教育体系中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可见丹麦学前教育系统相对完善,教育机构多样化能适应不同地区、不同人群的需要。


为了让我们较全面的了解,北菲茵学院与安徒生国际幼儿师范学院在课程设置上做了精心的安排。 Hoby先生,博恩瑟市市长Peter Andersen先生,原欧登塞市政府顾问、丹麦教育史专家Henrik Poulsen先生,北菲茵学院创始人Tadao Chiba先生,北菲茵学院院长Mogens Godballe先生,市议会会员、教育局幼教科科长Mette Hjorth女士,奥尔堡大学教授Johannes Schedmit先生,范岁久基金会主席Lisa Van女士,幼教专家Edith Grunnet女士,讲故事专家Jens Peter Madsen先生,语言学专家Inga女士,知名画家Anne女士,工艺制作专家Venlig Hisen先生,原乐高公司高管Viggo Lieberman先生,原中小学教师兼主要翻译姚蓓女士等均为我们做了精彩讲解,非常感谢。同时感谢孙琳琳女士、郭斌女士和凌金玉女士,为我们同步丹麦语和英语翻译。



我们受邀拜访了市政厅,与教育行政官员、校长、园长直接面对面对话与交流,收获满满。当地电视台用时3分钟对“走进安徒生童话世界——老牛中国幼师培训项目”进行了详尽报道。


眼观丹麦教育


一、注重幼儿的身心发展

 

在丹麦学习期间主要是在菲茵岛上的一些幼儿园和中小学参观,主要关注幼儿园,侧重学前教育。我们先后参观考察了6所幼儿园(含3所民办园)、2小学、2所初中,2所高中(含1所私立高中),3所民众高等学院以及1所安徒生童话体验交流中心等等,给我们留下的深刻印象。

 

丹麦非常重视儿童教育,倡导每个幼儿都享有同等受教育的权利,在组织学习与生活方面均以尊重幼儿的人格、发展他们的天性为准则。从各区地方到各幼教机构的管理者和普通教师均具有高度的自主权,政府除对机构设置和数量有较为严格的控制外,具体教学活动的安排均由各幼教机构自行设定。自主地选择教学内容,采用灵活多样的教学方式,没有教学指标、没有教学评估压力,使幼儿能够在一个宽松自由的环境下成长,他们的自主性和创造性得到极大的尊重,老师更容易带领孩子寓教于乐。

丹麦的儿童教育各阶段都有明确的重点,基本框架主要有五大块,包括:社交能力发展、情感发展、认知发展(包含语言交流、早期阅读),身心健康发展和感知运动发展。幼儿时期,重点在孩子适应力和社群能力的培养;年纪稍长,重心逐渐转移到好奇心的激发,训练孩子跨领域的知识运用,探索兴趣,多元地认识自己。以关注所有幼儿的身心发展需要为宗旨,其教学活动设计始终依据幼儿的身心发展规律;孩子可以有时间和空间去玩耍,去接近大自然,而没有从小就被迫学习应试技巧。

 

二、通过玩来促进智力发展

 

孩子们在幼儿园的任务就是玩。孩子们每天就是在各种各样的游戏和活动中度过,在一个绝对自由的环境中成长,6~7岁之前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老师通过平时的观察发现孩子的不足之处,然后作出教学计划来帮助孩子们进步。 

室外秋雨淅沥,积水成潭,看这几个孩子披挂雨衣,脚蹬三轮玩嗨了。这场景我在国内是从未见到过的。更令人吃惊意外的是把幼儿园把孩子放在室外午睡“置之不管”,据说孩子在家里也是如此,是很正常的事。足见这个最负盛名的高福利国家在高税收政策支撑下,给丹麦百姓提供了免费教育、医疗保险、失业救济等多种优惠,使得社会安宁稳定,百姓生活无后顾之忧。因此,丹麦是世界上犯罪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年龄越小的孩子越要在外露天入睡,只有大龄(班)的孩子才能在室内睡觉,并且是从自己家里带睡袋来园所午睡,就直接躺在地板上,没有床。这是因为丹麦人认为学龄前的儿童需要健壮的身体,需经受风雨严寒,要在更自由的场地释放天性。所以丹麦的孩子最少有两个小时的户外活动时间,越是下雨越是增加室外活动(丹麦经常下雨)。

此外,丹麦的老师和家长都很鼓励孩子户外玩耍,甚至跌倒,他们觉得孩子只有在户外摔了,痛了,才会有更多的感观,历练勇气。而在室内都是不穿鞋的,光着脚丫(冬季套袜子)各房间玩耍,打滚乱爬,随心所欲。每当孩子放学回家,家长看到孩子的衣服是干净的,似乎他们就会认为孩子今天过得不愉快,没有玩尽兴。

 

三、专业尽职的幼教老师

 

丹麦的幼儿园师资队伍主要由幼儿教师、学前班教师和保育人员组成,入职前必须接受一定时段的课程培训,并具备较高的专业素质和较强的实践能力。这些教师均来自专门的幼教培训学校,在这里他们要经过系统的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卫生学、生物学、文学艺术、幼儿园教育活动的组织与管理,以及教育交往和沟通能力的培养等方面的课程学习和训练,他们到幼教机构上岗前必须持有专门资格证书。男老师的比例较高,参观的每所幼儿园都有3名以上。

丹麦幼儿园普遍采用混龄编班,一个班里差几岁的都有。这样年龄小的可以从年龄大的孩子身上学到各方面的知识;年龄大的又对年龄小的产生责任感,从小得到培养。通过孩子之间的相互合作,弱化相互间的年龄界限。鼓励各年龄孩子与教师之间的相互交流,老师不是权威,鼓励向老师提问题,多问为什么。


特色活动是它的表演游戏,老师和孩子一起唱歌、跳舞、演奏乐器,目的不在于教会孩子什么,而主要是给孩子提供各种机会表现自己。同时,老师和孩子们之间进行的读图画书、朗诵、讲故事等各种语言游戏,意在培养儿童的语言表达能力,提高孩子的交往能力。

 

厨房都是开放的,孩子们可以自由加入厨师之列,老师在旁适时加以引导。虽然园所可以随时提供饮食(冷餐)和水果,但家长们在早晨送孩子时还需要自带一份午餐,丹麦幼儿园仅提供一餐。

也许是丹麦地小人寡的因素(丹麦人口573万,国土面积比台湾省略大),幼儿园都不大(类似国内的别墅),因此教室普遍也不大,但室外活动场地却较大,所以把教室称之为房间更为准确。各房间用途非常明确,甚至有听音乐的小房间。各房间之间都是相通的,丹麦人认为要给孩子一个非常自由的空间,每当开展活动的时候,身处房间里的孩子们可以选择房间参与游戏,当然也可以选择不响应,专注玩自己的。


感悟丹麦教育

 

一、孩子不会为了学而玩,但在玩的过程中学习会自然的发生。

 

这是范岁久基金会主席Lisa Van女士传授的教育理念。这也应该是一句话精确的概括了丹麦的教育政策中贯穿着一种非常明确的哲学,即“所有的孩子都有学习的权利,教育就是让孩子们自主地学习而不是“教”。

 

就如我之前所说,丹麦人非常看重个人的创作力和能力的培养,有意识的保护并激发孩子的想象力,而对基础知识传授方面做得却不多,很关注孩子的个体差异,关心特殊儿童的发展。鼓励各年龄孩子与教师之间的相互交流,老师不是权威,鼓励多向老师提问题,多问为什么。


 

是让孩子:学会?还是会学?前者,是被动的知识灌输;后者是主动探索寻找知识。两种理念所导致的结果对孩子的长远影响肯定是截然不同的。“教”的成立是“这个问题有答案存在”,都是从“有答案”这一前提来发展教育的。而这种不作任何预先的设定,避免先入为主之见,这将是巨大的思维转换。这是在Lisa女士在一周时间以“玩”为中心的课程中传授给我的切身感受。

 

二、融入童话世界,感受文化差异

 

我们此行学习考察是“走进安徒生童话世界——老牛幼儿教师人才培养项目”,自然是和安徒生分不开的。这位“童话之父”用永恒的美丽童话,让自己的祖国丹麦成为全世界孩子心中的童话世界及对这个童话王国的无限向往。

 

首都哥本哈根朗厄里尼港入口处的一块巨大鹅卵石上的美人鱼铜像就是丹麦的象征。他的那些童话巨作陪伴着一代又一代的少年儿童度过纯真的童年。在那个童真年代,我们会为卖火柴的小女孩冬夜露宿街头而哭泣,会因为皇帝裸奔出游而哈哈大笑,会为美人鱼得不到王子的爱情变成泡沫而伤心难过,会为丑小鸭变成白天鹅而兴奋不已。书本里的童话故事必定离我们有些遥远,而现在我们来到丹麦定要亲临现场感受童话世界美丽的童话故事。

 

安徒生童话故事《打火匣》在国内并不很熟悉,但在丹麦妇孺皆知。衍生产品随处可见,当然戏剧表演是肯定有的。Lisa女士带给我们的就是戏剧教育,戏剧表演与幼教关系,服装和孩子角色间的作用,自幼培养孩子的纪律性和团体意识。她的课程就是戏剧表演《打火匣》,让我们每一位学员参与其中,角色自选。更有趣的是让我们自己动手做道具。五天的角色变换后全校演出,大家乐在其中,信心爆棚。让角色的戏服给着装者带来不同的变化和感受。不同维度的文明,不同三观的交流,不同阶层的分享。

 

毛主席说:实践出真知,斗争长才干。他还说: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毛主席的这一段话,精辟地阐述了实践对于人的成长的重要性。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奇迹,只有努力坚持就可以改变。:天上不会掉馅饼,撸起袖子加油干。


赋诗一首是为记


丹麦行,北菲茵

童话世界初相识

风光秀丽美如诗
晨起早,夜睡迟

精神抖擞拜老师

学习观摩非差事
多行为,少指示

认真负责人尽职

师生情意两相知
强理论,

课程设置很扎实

寓教于乐何岂止
六周时,光阴逝

此心光明有终始

借鉴整合各所致

 


翰墨传情安徒生,书画飘香童话国

甘肃省家庭教育学会书画专业委员会

助力老牛幼儿教师人才培养项目启动

 

,要推动教育合作,鼓励国际文教交流,将“一带一路”建成文明之路。促进“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化升级,文化相通交流是最好的桥梁和纽带。

 

中国书画历史悠久,追寻几千年发展的足迹,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书画与中国社会的发展同步,强烈的反映出每个时代的精神风貌。中国书画是中华民族永远值得自豪的艺术瑰宝,它是属于中国的,也是属于世界的。书法是与生活联系最紧密、参与者最广泛、最受大众喜爱并最具民族特色的中国传统艺术,深刻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审美意境和艺术精神。

 

书法不仅是一种审美艺术,还体现着中华民族的特色、性格与精神,常言道“文如其人”“字如其人”,其中所蕴含的知行合一、身体力行等哲理,与中华民族的道德风范紧密不可分。作为传承中华文明的载体,以其独特的形态,深刻的内涵,享誉世界语林,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国粹,是我们祖先智慧的结晶,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

 

赴丹麦学习考察期间,甘肃省家庭教育学会朱宜亨会长将甘肃书画家的艺术作品带出国门,推介到童话王国。书画家们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底蕴表达在作品里,这是传播甘肃书画艺术及传统文化搭建的国际平台,更是我们中国人应有文化自信。感谢各位书画家的真情奉献,心怀感恩!

  书画家风采  


北菲茵学院创始人Tadao Chiba先生


工艺制作专家Venlig Hisen先生

  书画家风采  

北菲茵学院院长Mogens Godballe先生


欧登塞安徒生童话儿童体验中心Mette女士


Hoby先生

翻译 郭斌 女士

  书画家风采  

范岁久基金会主席Lisa Van夫妇


  书画家风采  

博恩瑟市市长Peter Andersen先生


  书画家风采  



北丹麦大学学院


  书画家风采  

知名画家Anne女士


公立奥斯特学校Preben校长(幼儿园~中学)

语言学专家Inga女士

  书画家风采  

市议会会员、教育局幼教科科长

Mette Hjorth女士


  书画家风采  

原欧登塞市政府顾问

丹麦教育史专家Henrik Poulsen先生


书画家风采  

幼教专家EdithGrunnet女士


原乐高公司高管Viggo Lieberman先生


  书画家风采  


原中小学教师兼主要翻译姚蓓女士


  书画家风采  


北京吉利学院(人文学院边保旗院长代收)

 

前路漫漫,愿景可期。文化相通是促进“一带一路”宏图伟业的桥梁和纽带。甘肃省家庭教育学会书画专业委员会汇集省内外著名书画艺术家和热爱书画艺术的各界人士,共同致力于中国书画艺术的传承和发展;用书画传承中华文化内涵,助力老牛基金会中国幼儿教师人才培训项目,加强文化交流合作,促进文化传播。共享优质教育资源,以此互学互鉴、互利共赢,共同发展。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