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十年的童话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09 13:24:2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去电影院刷了两遍《后来的我们》,第一次哭的稀里哗啦的,第二次也没有好多少。不是说电影与剧作的技巧有多高明多完美,只是刘若英小姐自己的审美与气质,决定了这个片子必然会有动人的一面。

 

我在朋友圈里写到,观影的过程中,“想起了很多可以在一起却被自己zuo没了的人”。你们即将看到的这一系列故事,写于2008年,大概就是那其中的一部分……


(即使你们没耐心看完这些字,也请拉到最后,听万芳小姐讲那个故事......)

 

 

深 邃 与 甜 蜜

 

“我不喜欢等人,怎么办?等人的时候我会觉得特别烦躁,你知道我这个人性子急。”

“没关系啊,以后有约,都是我等你好了,我不怕等人,你可以随便迟到。”



 

于是,每次碰面之前,她都会有一小段的等待,那是因为这个男生而拥有的,只属于她自己的私密时光。

 

人来人往的街头、夜色弥漫的立交桥边、明亮的KTV大堂,或是灯火阑珊的公车站旁,她总是会随意的坐在路边的某处小石阶,背包放在脚边,蜷起双腿,脸颊轻轻的贴着膝盖,手里玩弄着随身携带的MP3,用音乐填满这段等待的时光。

 

想象中的画面应是如此。

 

等待中的她闭起眼睛,沉浸在耳边情歌的幸福幻象中,并没有意识到男孩儿的出现。男孩儿悄无声息的走到她面前,拍拍她的脑袋。她惊醒,睁开眼睛,顺着他结实的腿向上看,目光转移的速度在布满胡渣的下巴和线条柔软的嘴唇那里变得缓慢,最终停留在那双充满笑意的眼睛。男孩儿伸出手,把她拉起来。因为坐了些时候,双腿有些麻木,一下子还站不稳,轻轻地向前倒了倒,肩头撞在他的胸口。男孩儿扶住她,彼此对望,两个人都笑出声来。就这样,必要的暧昧完成了酝酿的过程,开始散发诱人的气息。

 

剧情也可以这样设计。

 

她哼着快乐的情歌,脚尖拍打地面数着节奏,身体也在跟着摇摆。对约会的期待,让心情愉快像是要飞起来。眼前匆匆而过的人潮中,自然是不乏紧紧熨贴在一起的年轻男女。她会微笑望向他们却没有心生羡慕。她知道,那个男生正在从不远的某个方向靠近她。就这样,她自顾自的游荡在想象中,不曾留意到男孩儿已经在她身边。而那个大孩子,静静的绕到她身后,把整个人的重量压在她背上。她哎呀一声从石阶上弹起来,转身看着一脸坏笑的他,一拳打在他胸口。男孩儿靠过来,搂住她单薄的肩,开始缓慢的走着,说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而那个曾经让她等待的街边,又多了两个人的欢笑做纪念。

 

但事实和想象,总会有着巨大的差距。

 

席地坐在街边的她左顾右盼,看路人,看街灯,看天光,想要刻意的不去关注男孩儿会出现的方向。可她似乎做不到,于是,远远的就看见他一路走来,双手插在口袋里,步态随意,直至走到她面前,冷峻的脸上也未必会有一丝笑意。男孩儿从来没有要把她从拉起来的意思,只是站在那里,甩甩头示意她起身上路,雕刻般精致的下巴指向要去的方向。她的脸上瞬间绽放出笑容,捡起包,轻快的走到他身边,开始今晚的这一段路。

 

等待,因为许诺给男生迟到的特权而独享的幸福,甜蜜的感觉在她的血液里静静悄悄的蔓延开,是每次约会前最美好的前戏。她着迷于这样虚无却又真实的快乐,也许会希望男孩儿不要那么早的出现,可以让她无边无际的独自臆想。

 

“谢谢你,给了我这样深邃与甜蜜的等待。”

 

如果说等待的痛苦来自不确定时间会带来的结果,那么,因为明白男孩儿终有一刻会出现在她面前,所以,她对等待无所畏惧,甚至无可救药的沉溺下去。

 

 

单 身 旅 记

 

“我们都是一个人,你也是,我也是。我希望我们能一直像现在这样,你陪着我,我陪着你,其他的,我们都不要多想。”

“那好吧,那就这么陪着吧。”



 

这个男孩儿不是不喜欢她,只是还没有做好准备,暂时无法接受她进入自己的生活。要命的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需要准备多久,准备什么。但他确定的知道,这种相互依赖却相互游离的关系并不是他乐于见到的,这会让他软弱和迷惑。因此,男孩儿偶尔会为她的存在而痛苦和困扰,会躁郁的试图终结这种关系。她也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离开,却都毫无例外的失败,所以最终放弃,执意留在他的生活里。

 

要找一个人不错的男人守在身边并不是困难的事情。可她心里清楚,有这个男孩儿在身边,她无法接受任何人。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她就知道,他的精神世界中保有了很多世间罕有的东西,她想要守护这个珍贵的存在,让他意识到自己的美好而不被世俗湮没。这些东西也同样存在于她自己的身体里,她想要让它们放大并散发,这个男孩儿是她认定的催化剂,可以帮助她净化灵魂。于是,他们都相信,彼此是那个真正心灵契合的人,他们之间能做到毫无保留的相互信任和依靠,有最真心的交付。

 

这个男孩儿的个性不是没有缺陷,奇怪的是,她竟然能一一理解和接受。她因此相信,自己是能够陪伴他一直到最后的人。讽刺的是,男孩儿并不相信这一点,他认为,在自己未达完美之前,任何人都只是过客。于是,他刻意在他们之间营造距离,却似乎不太成功。他忽略了一件事,感情无法被否认被压抑,若当真能下决心把她推开也好,可他偏偏没有这样的决心,男孩儿明白,没有了她,自己的世界便再无希望。放弃一份真挚,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件能轻易做到的事情,况且他天生踌躇。她倒是一个有决心的人,但她不可救药的迷恋着他们之间的相互依存,这给了她留下的力量。

 

于是,她试图用一个定义来平衡他们的关系,让彼此不为这样的胶着感到负面的压力。她说:我们都是一个人,只是彼此陪伴。

 

她确实能够一个人也活的很精彩,可现在的生活却并不如意。原因很简单,这不是真正一个人的生活。哪怕不需要承诺,也不设想结果,但有另外一个人如此深入她内心时,强调一个人其实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那根本不是用个体的意志能控制的生活。而她深知一个人生活要面对的孤寂是那个脆弱的男孩儿无法承受的,她承诺自己,不想要让她去经历自己曾经那些痛苦的成长历程。于是,她必须留在他的世界里,最大限度的给他自由,但是阻止他体验绝对一个人的生活。

 

他们的关系就这样继续着,大部分时间平静温暖,偶尔他想要挣脱的时候,波澜起伏。只是这样的事件杀伤力越来越低,不是麻木,而是因为两个人都愿意面对真正的感情,知道无法离开彼此,所以想要努力做的更好。

 

“今天妈妈来我这儿,会买很甜的杏子,我给你留着。”

 

午间,她收到这样的一条短信,默默的笑了。她知道,她还会继续留在这个男孩儿的生活里,继续残缺却丰盛的一个人的生活。

 

 

类 似 爱 情

 

“晚上去你那儿吧,明天我没事儿,去帮你收拾收拾屋子。”

“好,我下班回去买西瓜给你吃。”




 

她喜欢那个房子,装修和陈设大多是按照她的意思做的。客厅的墙壁选了嫩绿色,餐桌上悬着三角形的吊灯,卧室中挂了苗寨淘来的蜡染残片。男孩儿一直认为那是他们共同的房子,很早就给了她钥匙。可她每次过去之前,还是会打招呼,习惯如此。

 

傍晚,她打开房门,换了拖鞋,点亮所有的灯,在几个房间里四处走走,看看两个单身的人共同拥有的这个家。茶几上散落的零食袋子和摊开的杂志;餐桌上没有吃完的辣松和剩了半瓶的芬达;厨房的水池里泡着的碗筷;双人床上没有来得及叠好的被子;阳台上晾了几天的衣物;洗衣栏里换下的内裤和袜子。她轻轻叹了口气,还真是单身男人的生活。

 

用手机播放最近喜欢的歌,开一盏小灯,在厨房里清洗食材。那个男孩儿分明就是小孩子,喜爱甜甜的食物,所以,她习惯先煲上糖水,有时是百合绿豆沙,有时是银耳莲子羹。她想营造家的感觉,让他一进门,就能感受到温暖的香甜气息。

 

离男孩儿下班回家还有段时间,能做很多事情。她将大件的衣服丢进洗衣机,把内裤和袜子分别泡在小盆子里手洗干净。将晾晒的衣物折好,放进衣柜。叠起被子,整理好床和枕头。把茶几和餐桌收拾干净,不会再碰的东西丢进垃圾袋,书籍和杂志归类放入书架,没吃完的零食放进整理箱。用掸子清洁电器和书籍上的灰尘,用抹布擦拭台面和摆件。洗净所有餐具,把它们拭干并放进橱柜。

 

进入她最喜欢的部分,在满屋糖水的香气中,用一块小布擦地板。她会跪着,在桌椅和床边绕来绕去。男孩儿在的时候,会蹲在她身边,陪她说话,然后像只小鸡一样被她四处乱赶;不在的时候,她会觉得自己好象是《重庆森林》里的王菲,秘密的守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变成王子的小青蛙。只是,她不会大声的唱着California Dreaming,她知道自己的梦并不在加州。

 

做完家事,她洗了澡,换上一件他的tee,赤裸着双腿,去阳台搭上洗好的衣服。浇灌了植物之后,她转身进了厨房,给即将煲好的糖水加上冰糖,盛出一小碗来品尝味道。还不够甜,她心里想,她知道男孩儿的口味很重。

 

门铃响了,她开了门,静静的等着他的身影出现。男孩儿风风火火的冲进来,放下双肩包,换上家居服,去厨房把买来的小西瓜切成两半,拉着她坐在沙发上,一人一半,用勺子大口大口吃着,飞快的讲述这一天经历的人和事。那一刻,她才感觉到,这的确是他们两个人的家。

 

吃过糖水宵夜,男孩儿揉揉肚子,拿起哑铃,练的一身汗,跑去洗澡了。她还不能闲着,得坐在淋浴头旁边的马桶上继续他们的谈话。这个男孩儿是一个如此需要陪伴的人,而她,恰好就是这么喜欢陪着他。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关了灯,他躺在她的身边,轻轻的说了这样一句。她转身,双手抱住他的胳膊,把脸紧紧的压在他的臂弯。

 

其实,她也想谢谢他,把她一直留在了他的世界里。

 

 

伯 乐

 

“和我在一起,你真的开心过吗?”

“当然,你给了我这世间的任何人都不曾给过我的自由。”



 

她的爱情观简单的近乎天真:爱一个人,就是要让对方真正的自由。

 

首先,这男孩儿要爱他自己,坦然的面对他自己,进而面对周围的一切,欣赏和接受自己所拥有的全部,只有如此,他才能获得发自内心的平静,从容不迫的去生活。其次,他要毫无后顾之忧的去勇敢追求,用他选择的方式去寻找自己的价值,只有如此,他的人生才是精彩而无憾的。

 

她坚信,爱情是生活必然的推动力,她要求自己坚持这样天真的执著,无论结果如何,这是她渴望的完美。

 

于是,她努力成为一个精神力量强大的人,不做别人的累赘,可以独自活的坦然。她用过人的能力累积生活资本,用刻意营造的极端环境磨练心智。她就像石隙中一株翠绿的嫩草,对周遭从无抱怨,索取的也不多,活的当真自由。

 

旁人常常被她的精神世界吸引着,不自觉的悄然靠近,她不祈盼,也不刻意回避。有些人,看到她的美好却不知真意,走的越近,却越感觉到抗拒;有些人,受她的自由所感染,体悟到自己的原始渴望。然而,这两类人最终都会消失。她从不惧怕别人会从她的身上获得什么,只是以一个过客的身份微笑祝福,随即忘却,或从此不再提及。

 

这个男孩儿是第三类人。从看到他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他和别人不同。男孩儿欣赏她,喜欢她,甚至是羡慕她的生活,却从不模仿,也不跟从,没有被她的光芒迷惑,却透过那些表相,渐渐认识了真正的她。她知道,只有真正纯净无杂念的灵魂才能做到这一切,因此对他珍惜,付出从无保留。男孩儿看到她的软弱与无奈,看到了她强大躯壳下隐藏的空洞,因此,当她是个简单的肉体来疼爱,从无敬畏。于是,她留在了他的身边,只是偶尔,她怀疑,自己会不会仅是一厢情愿。

 

这个男孩儿是典型的天平座,期待一切四平八稳的完美感受,却因为患得患失而从未得到过。他的生活中充满迷惘与挣扎,而她,只是倾听,却从不刻意指导。她尊重这样一个存在,不想让他改变,只希望他能接受自己的好与不好。他们彼此坦诚,绝对信任,但其实从未真正的相互体谅过。她对男孩儿过份珍惜,从未给予过任何约束,任由他随心去做各种决定。可男孩儿的心意时常在反复,不自觉的在挥霍着她所给予的自由,这对她,不能说不是种伤害。而她,也在一味的对他诚实,像一面镜子一样,毫无遮掩的去放大男孩儿的一切。他会看到优点,明白自己的可贵之处,也一定会看到缺点,让本来就在退缩的自己更加举步不前。但这么多年,他们就这么走下来了。原因很简单,他们都在坚定做着自己,让彼此最初的吸引一直存在着,延续着,甚至不断的加深着。只是,或许不幸的,也更为纠结着。

 

“既然谁也离不开谁,那就好好的过日子吧。”

 

某次激烈的对谈后,他给了这样的一个结论。她本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却在电话的这边默默的流下眼泪。她终于可以在他的面前放任自己的脆弱。于是,她给他的自由,也成全了她自己的自由。

 

她相信,这就是她要的爱情。

 

 

喜 欢

 

“我得回家了。”

“你回家干嘛么,我都生病了,你答应我,今天留下来陪我。”



 

深夜,她像平常一样,在客厅看电视等男孩儿下班回家。11点过了,这个时候,他通常会发短信问她到了没有,或是在公车上和她聊天打发时间。手机摆在宽大的木质茶几上,始终没有声响。她有些担忧,却保持缄默,这是她的方式,宁可望着手机焦虑,也不愿意去打扰。

 

门铃响了,她起身开门,等在门口。男孩儿的脚步声比平时慢了很多,很久才走到六楼。`出现在门后的那张脸显得很憔悴,整个身体也缩在一起,好像要被双肩包压垮的样子。她过去抱了抱他,身体很烫,有点发烧的迹象,男孩儿病了,脸上写着可怜。她帮他换下汗透的衣服,翻出些药来,倒了热水,安慰他不用担心,吃过药就会好的。

 

男孩儿吃药的样子像极了小孩子,药片还没入口,他的面部肌肉已经扭曲在一起,仿佛要忍受天大的痛苦。她觉得这画面很可爱,竟然笑了,他撇撇嘴,把脑袋扭到一边。等待他的是下一个煎熬。她煮了香蕉糖水,有清肺怯热的功效。这糖水依然有香蕉清甜的香味,可入口却莫名奇妙的微酸,而且看起来……实在有点恶心的糊状物。他皱着眉一股脑的倒进嘴里去,她给他拍手叫好,被他白眼。

 

她一整夜始终睡不踏实,时不时的要帮男孩儿盖上被子,免得他又受到风寒。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望着黑暗中的他,她的心中一片宁静,此刻的他,是她身边的一个虚弱孩子,完全专属于她,再也没有任何的力气去无谓的对抗命运。

 

男孩儿还在熟睡,她起身去弄早餐。冰箱里仅剩4个鸡蛋,她捡了两个,打成蛋汁;翻了一根上次吃火锅剩下的蟹肉卷出来,切成细丝放进去。打开电饭煲,蒸蛋。他在卧室里喊她的名字,她端了杯热水进去陪他。休息了一夜,男孩儿的精神显然好了很多,开始近似絮叨的讲起工作中的事情。她稍微放心了些,把他拽到餐桌旁,从锅里端出蒸好的蛋,淋上酱油,让他吃了。等待他的,还有很苦的药和很恶心的香蕉糖水。

 

他们一整天都安静的待在家里。男孩儿看影碟的时候,她枕着他的腿小睡。她做家务的时候,男孩儿会在旁边陪她说话。这样的生活是她一直期待的,似乎从不缺少,可其实也从未真正获得过。

 

“快过来看,平安树抽新芽了!”

 

在阳台上浇花的男孩儿突然喊了一声。她连忙走过去,平安树的每个枝头都多了几片嫩绿色的新叶,是他们每天悉心呵护的结果。她的心里前所未有的踏实起来,她相信,他们的感情也是一样,努力之后,必然会有希望。

 

 

难 得

 

 

“如果你回来找我,我会再给你一次机会的。”

“谢谢你,可是,一次机会又怎么够呢……




 

清晨醒来,男孩儿默默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蜷在一起的身体瑟瑟发抖,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依然穿着他的大t-shirt,赤裸着双腿,游魂般的在几个房间里走来走去,安静的整理自己的东西。离他们认识满两年的日子还有二十五天,可她,终于还是决定要走了……

 

不能不说他们确实默契,在这个晚上,一起决定让彼此的纠结做个了断。

 

男孩儿再次受困于自己内心的感情纷扰,趴在床上啜泣。她自顾自的整理房间,并没有去安慰他。她觉得自己仿佛是被诅咒了,生命进入无法跳脱的黑暗轮回。2个月前,4个月前,6个月前……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因为相同的困惑崩溃一次,对自己的生活和感情感到无望,一切无以为继。她一次又一次的努力想拉他出来,给他陪伴,给他温暖。他倒是会好起来,但只是暂时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男孩儿的情绪会再次爆发,说同样伤人的话,问同样不可理喻的问题,一切如倒带般的相似。她渐渐不想去安抚他,甚至连她自己也陷入恐惧之中。

 

男孩儿在多数情况下并不理智,并因此而排斥她。她知道,这并不是她的错,他排斥的是对现实的无奈以及对未来的迷惘,而她的存在,连接了他与真实,让他对自己内心的阴暗无法遁形。在她面前,他显得越发的软弱无力。她的处境也变得尴尬起来。男孩儿需要她的冷静独立和坚强,可似乎现实要求她把这些闪着光的东西全数隐藏起来,扮演一个只能用哭泣换来喂食的孩子。

 

能在一个相对复杂的环境中保持自己的纯真,也许恰恰说明了男孩儿的性格中包含了异于常人的迟钝和固执。这是她的悲哀,她被这样一个珍贵的灵魂吸引着,同时在对抗着他的个性中的那些让她痛苦的成分。

 

一整夜,两个人都无法入睡。男孩儿梦呓般的重复着那些她回答了数十遍、已经无法继续作答的问题,说着那些让她心寒、他却不自知的话。她宁可自己只是存在于噩梦之中,天亮了就会醒过来。这念头让她感到耻辱,她是始终要面对现实的人。可她真的累了,男孩儿并没有给她更多的信心去陪他一起度过难关。是该离开了,这个声音在她的内心深处慢慢清晰。她需要挣脱一切去寻回力量,否则,连她自己也无法保持完整。

 

她默默的流下眼泪,想努力控制自己,却还是忍不住失声。男孩儿突然安静了,伸出手在黑暗中轻抚她脸上的泪水。他不想伤害她,但却可怜的连控制自己的能力也没有。男孩儿知道,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离开,远离自己就是远离折磨。她听到他的决定,竟然笑出声来。他若能霸道的留下她,她会更有勇气守在他身边一起期待,可他真的懦弱,把她的未来寄放在她自己的坚强上,而不愿给她丝毫的承担。

 

她终于相信,下一个天亮,就是故事完结的时候。

 

他用手指轻敲她的额头,叫她起床。她似乎并没有不舍,收拾好卧室,简单的洗漱,装好她的衣服、保养品和首饰。最后,她把厨房和客厅的垃圾整理在一个袋子里,系好口,放在门边。

 

穿上她的黑色细带凉鞋,拎起自己的背包,回过身去望着他。像每次离开时一样,他缓缓走到他面前,紧紧的把她揽在怀里,侧脸的胡渣让她刺痛。

 

“这一次,我们真的努力分开吧。”

 

她点点头,习惯性的捡起地上的垃圾袋,头也不回的开门走了,留下失魂落魄的他跌坐在沙发上。

 

她的步伐前所未有的轻快,内心突然平静了,有种尘埃落定的解脱感。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在等的就是这一刻。她要的,仅仅是一个结果,而这个男人,终于有了给予的勇气。脚下的路是再一次流浪的开始,她并不恐惧,她确信,自己不会永远一个人走下去的。




 

只是,她总是会想起大地震的那个晚上。

 

卧室的水晶吊灯在突如其来的余震中噼啪乱响,动静大到让他们从睡梦中惊醒。男孩儿拉着她跑下楼,两个人蓬头垢面的蹲在路边的空地上,感受着大地剧烈的震颤不止。她一点也不害怕,轻轻靠着他的肩膀,望着天上的散发着诡异光芒的月亮。男孩儿一只手拖着下巴,一只手揽着她的肩膀。周围到处是惊魂未定的路人,弥漫着世界末日般的苍凉气氛。可她却觉得如此浪漫,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那大概是她一生中,最接近幸福的时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