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孩子的语文教育,暖寒从小的读书经历或许您可以看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12 13:46:1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几乎每个孩子都爱听故事,我家暖寒自懂事至今对此也是孜孜不倦。


幼时,主要由我给孩子读书以及我们仨的角色串讲,每天大约不少于三小时,比较多的是应景编故事——看着身边有什么,就势将古今中外作品穿插而上。


从幼儿园中班开始,孩子每天坚持20分钟,与我一起诵读些中国古典文选,蒙学如《千字文》、《幼学琼林》,


古典散文如《论语》、《道德经》、《庄子》,文言体笔记小文如《世说新语》,及叶嘉莹《给孩子的古诗词》等。


针对幼儿阶段孩子灵动好奇的特点,在体验中国古典文化作品的阅读角度上,我以为重要的不一定强调孩子能背诵几何,


更有趣的倒是在她每天成长体验的点滴细节上,努力将那些淳朴而深远的古典哲学与价值观,契合入孩子的日常见闻。


比如《论语》中有关儒家为人接物之核心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道德经》中所论处世之精髓“为腹不为目”,


应该要算是暖寒的中国古典文化启蒙,也是至今家庭教育中我们与孩子始终景仰并努力践行的学习方向。

大约五岁上,我带孩子超市里买套蜡笔,匆忙间买单了才发现外壳有些破损,收银员正提议我们去重挑一个,不意一旁的小暖寒却开口说道,


“妈妈,老子不是说‘为腹不为目’么,我们主要看蜡笔是好的就可以了吧,塑料套破一点也没太大关系啊,能装就好了!”


不仅身边排队买单的人们惊讶,连我这天天和孩子在一起的母亲,那一瞬间也禁不住暗暗诧然!


平日里给孩子讲读过的老子故事和《道德经》,确乎让我颇为惊喜地看到它对孩子具体生活的潜移默化。


就此点上,有个以为,孩子从小诵读中国古籍,其意义首先大概在于从中国文学的声律美入手,引导孩子对汉语言文学的语感积累;


其次该从孩子日常点滴入手,正如《菜根谭》所述——“善启迪人心者,当因其所明而渐通之,毋强开其所闭”,


当以润物无声法让古典文化中的精妙笔法与人文情怀,慢慢滋润于孩子独立人格和社交素养的构建行程间。

当孩子进入幼儿园大班,我给孩子准备了一个专门的听书机。


这一设备的最大功能,可将我为孩子逐一选阅、包括为切合孩子年龄对偶带可怕暴力的语句略作删改后的TXT版经典原著直接朗读出来,


有别于通常孩子收听的如喜马拉雅类的有声读物——那些大多已有所删改,可能失去了原著本身很多美妙的描写而偏向情节的快节奏捕捉。


暖寒除从小听我口述或自编的情景故事外,所读的作品几乎都是原著,而非减缩或少儿版——


这恰好似乎是当下许多家长因担心孩子一开始的阅读障碍,或为快捷完成学校布置的阅读量而不自觉为孩子选择的版本。


而我观察孩子的听书一环上,许多中外经典原著对孩子来说是完全没有障碍的,孩子与经典文本做最直接的亲密磨合。


很多时候,她能将一部书反复听上数遍,以至时不时突然一大段一大段地将精彩原文复述给我们听。

至今为止,每天比如早晚起漱,上学放学路上,外出旅游......总能看到姑娘愣头愣脑听着书,旁若无闻!


这是姑娘碎片化时间阅读的最主要方式,同时也是孩子倾听能力训练的有效途径之一。


自入小学以来,孩子自我主体意识和社交期待心理的随之迅速活跃,也就渐渐脱离幼儿时期的图画认知,转向更丰富的视觉文字体验。


尽管一开始识字不到30个,一开始我们每天坚持2小时陪伴共读,坚持每日半小时大声朗读法——


每日朗读诗词(古诗词3首、现代诗1首)、《古文观止》一周一文,经典童话一日一篇。


孩子在喜马拉雅上注册有一个自己的朗读账号,每日录音,行之陶然!


随着孩子学龄的增长,我陪孩子阅读的广度和深度也逐步拓开。


现在,每晚睡前20分钟,是我们的亲子读书心得会。对于熟读过的蒙学经典,诗词歌赋,我们逐一细读探讨,


乃至近来拿着的王国维《人间词话》,我们一起咀嚼古典文字的精妙,意境勾勒的空灵。


旅游中,孩子面对眼前之景突然会吟诵出某个诗句,进来还很喜欢和我探讨某首诗词中某些语句,提出她自己认定的名句归属。

一年级暑假,孩子顺手翻起书架上的《西游记》(原著),也就自然读下去,至今大概反复朗读与默识过五遍,


每每拉住我要我倾听她朗读其间的自选精彩片段,几近废寝忘食,乐不可支。


之后是《水浒传》、《世说新语》、《镜花缘》等。就此,我的确感叹,也许人们低估了孩子的文字感受力,


比如将《西游记》放在初一才介入是不是有些太晚,其故事情节、表现手法,其言之生动,行之意趣,


恰恰切合小学生的兴趣认知心理,实在不失为小学生文言小说启蒙阅读的最佳范本。

在现代文上,我为孩子选择的国内作家,主要如老舍、钱钟书、朱自清、

张爱玲、苏青、沈从文、汪曾祺、王安忆等作品中,倾向清新有趣、自由恬美的散文随笔和小说。


比如老舍《小坡的生日》、《牛天赐传》等,孩子每读每乐,一次突然自己拍着桌子说,“老舍的书怎么写得这么好啊!”


此外,儿童作品,孩子读得更多的,大都选择翻译界推认的优秀译版世界儿童文学奖作品,以及各类科学丛书,如安徒生奖,林格伦奖,美国纽伯瑞奖等。


《安徒生童话全集》(叶君建译本),作为儿童文学标杆性巨著,其文字的优美、想象的奇妙、人文哲思的深邃,


尤其童话式小品文的隽永,远非大多数儿童作品所能匹及,这也是我将它选作与孩子一起精读并深度探讨的主因了。

二年级下学期开始,一些世界经典名著,我主要选择笔法倾向幽默生动的,像雨果、狄更斯、果戈里、马克吐温、加西亚马尔克斯等。


今年暑假,《悲惨世界》,《雾都孤儿》、《钦差大臣》,孩子读起来那个如痴如醉!


这孩子看书的习惯竟也和我惊人地相似——一本好书,反复走上许多趟!


至于所谓阅读氛围,无论福州的家中或者乡下的老屋,各角落大大小小书桌与台灯随意林立;


小姑娘无论何时出门,小背包里必有听书机与Kindow电子书阅读器;


机场候机处,动车间,鼓岭大梦山书屋,丽江束河小院,都有我们一起读书的记忆。


借用泰戈尔“想要行善的人在门外敲着,爱人的人,看见门是开着的”,读书,不需等待何时何地作何准备才能开始。


于我们而言,读书只是我们和孩子一路相扶中,一种随意常态的自然享受!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