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的孩子学会阅读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9-28 09:38:1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

我在学校工作,勉强算是读书人。我家娃娃已经八岁了,还是不能算真正学会了阅读。要说认得的字,跟同龄人也差不多。只是她没有阅读的冲动,很少自动自发地去找一本书看。只有在我带她去书店时看见漂亮的封面,才想看看那本书。要说她对书中内容不感兴趣,那倒也不是,但是她更愿意你讲给她听。


如果丢她在那儿不去管她,她看一会书后就会抬头问:“妈妈我可以玩一会儿Ipad吗?”


我知道不该用我那个年代的生活经验去比照孩子的,但会忍不住想起我八岁的时候。那时在爷爷奶奶家里有一台九寸的黑白电视,其实也很想看,跟大人各种讨价还价。不过那时候也该读过《西游记》《格林童话》了,懵懵懂懂地有了一点认知,电视里的,与书里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怎么个不一样法?少年的我说不清楚。在沉溺于电视之前,我已经被逼上了读书之路。因为那时的娱乐贫乏,眼前的生活庸常,大人每天上班基本只管吃穿,旅游这个词好像都还没有出现,要想看见异样的风光,只有阅读一途。



当然,我也会留意电影院的换片,会在家家必订的《广播电视报》上,将感兴趣的电视节目、用红圆珠笔圈上圈。但是这些娱乐目标能否实现,要看课余时间、零用钱和大人的心情。只有阅读,相对是自由的,我家的书架不设防,我的父母都是上海名牌大学毕业。当时家里的学习气氛还是很浓厚的,记得那时我特别喜欢看《格林童话》连去厕所都要拿着书。奶奶经常和妈妈告状,“你女儿一进厕所就拿着书,也不出来。” 妈妈当时也只是笑笑了事。


转眼三十多年过去。当我尝试用一个八岁孩子的眼光打量现在的阅读环境,感觉真是复杂难言。一方面我承认图像与视频的吸引力无可匹敌,另一方面又有一种困在精神高墻里的感觉。阅读给了我们更多的生活,可以说一书一世界。而那些世界,正在被大量的精神快餐堆成的高墻,隔绝在孩子的目光之外。

或许这有点儿像很多人喜欢带孩子访问故乡的村庄,希望他们不要只会用电脑吃快餐。不,这不只是情怀,这是一种现实需求,如果两代人的精神生活互不涉足,你又怎能指望两代之间可以有效的沟通?


有那么多我不喜欢的东西在争夺我们孩子的眼球,这是一场战争。如果不去做点什么,放任断裂发生,我们就会一路败退,到那时,你再追着玩“年轻人都在玩的游戏”也没有用,你能收获的永远只有不耐烦的白眼,或是温和但敷衍的嗯嗯嗯。


(二)

很多父母凭借上一代的经验,宽慰自己说:没事,等孩子长大就好了。

怎么会“好了”?长大了,他们就会去读你想让他去读的书?开什么玩笑?

我们要认清现实:书籍阅读一直在萎缩当中。这一点无须引用任何数据,人人都能感受。而“阅读书籍”的选择面又越来越宽,中国大陆每年出版的书已经超过了40万种。在每一次读书会的荐书环节,我都能强烈感受到,参与者阅读书籍的重合率极低,每一次有人说“这本书大家可能都看过”,不被打脸的机会很少。


分配给书的时间越来越少,可供选择的书越来越多——你不要以为这只是你们这些成人的问题,事实上,孩子会遭遇的困惑,还要放大很多倍。他们的精神世界更不稳定,更容易被切割塑形。


说到阅读,这里是特指深度阅读。在这个前提下,不要把阅读与电影、电视或音频放在一起比较。后面那些都是顺应天性的行为,人性趋易避难嘛,想听就听想看就看,不想听不想看,放开就是。而深度阅读是反天性的行为,它是一项技能,需要习得,而且保持。


它更像一场烧脑电影或是一门正式课程。它会划定一个相对封闭的时间与空间,作者在其中尽展所长。它可以容许开头平平无奇,而结尾发人深省,它也容许尽可能的复杂,甚至追求比生活更复杂的进程。这种逻辑的特征是“慢”,有时基于阅读的感悟会发生在千里之外,十年之后。



如果生活中的时间是一条中轴,“接收”与“阅读”是在中轴的两端。“接收”消减我们的时间,而“阅读”增长我们的生命。因此通常我们说“杀时间”(kill time),就是将自己置于一种被动接收的状态。


我并不想否定“接收”的正面意义。正如一位朋友说的:“自从有了智能手机,会议变得容易忍受得多了!”有了无时无刻的便捷接收,所有冗长的等待就变成更容易忍受。


我们不是总喜欢谈竞争从幼儿园开始吗?能否学会阅读,就是一场竞争。我见过很多成年人,他们有生存技能,衣食无忧,但是他们还在为如何掌握深度阅读的技能而苦恼。当然,不苦恼的人更多,除非他们“去过,见过,得过”,我也没办法灌输给他们什么是“思维的乐趣”。很多人喜欢说“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其实,学不会深度阅读,想象力被限制得更厉害,只是你不知道。


(三)

想在一篇公号文章里说清楚深度阅读,本身就是一个悖论。不过,你能看到这里,说明你不是一个浅薄的标题炮灰。咱们可以来讨论一些真的焦虑了。

我认为阅读是一个身体力行的事,而且不能是数量的比拼,像微信竞走攒步数那样。深度阅读,要像《儒林外史》说写八股似的“一鞭一条痕,一掴一掌血”。


(四)

近些年,中国引进了大量的绘本童书。曾几何时,我们也很高兴,给孩子买了一架又一架的绘本。但是我现在觉得,那些西方的绘本,漂亮,有趣,可爱,但是不是适合中国儿童?适合多大的中国儿童?可能需要重新考量。


人类最早是通过图画状物、记事与传递信息的。如果图画够用,人类发明文字干什么?当然是有图画无法涵括的复杂内容,需要有另一种介质来承载。


绘本当然是好看的,但无节制的绘本阅读,再配上无所不在的影像,会不会让一个儿童形成路径依赖?当孩子看漫画中国史哈哈大笑,我们欣慰地觉得:孩子终于对历史感兴趣了!可是,放下漫画,他只记得那些图像里的碎片:墨镜,天团,吃瓜群众。跟历史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他会把漫画中国史当成标准,下一次给他看历史书,只要没有漫画好看,他多半就没兴趣了


我们把“引起孩子的兴趣”奉为圭臬,但兴趣之后怎么办?是不是就一直在浅层兴趣里打转?人类不会因为有了文字就取消图画。然而现在是原始社会之后,又一个读图时代。强势的图像,还有声音,是贪心的矿主,他们挖完了自己的富矿,就把手伸进了文字的领地。人类的精神财富,已经尽在图像与声音之中。


(五)

按照贩卖焦虑的套路,到此应该是教大家怎样学会深度阅读了。

可惜,我也不知道。父母始终替代不了孩子,但先让自己学会阅读,制造一个好的阅读环境,总比二十年后去泡相亲角强太多。


下面这句话鲁迅也真的说过,迅哥这人始终清醒,听他的没错:“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


声明:本公众号尊重原创,素材来源于网络,好的内容值得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知卓课堂

更多精彩内容,每天都不同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