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徒生童话--新世纪女神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09 07:23:4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本文经版权所有者授权发布,转载须事前申请。作者言论不代表本公众号观点。封面图片来自本社。


编辑的话

文章选自《安徒生童话故事集》,最初发表在1861年哥本哈根出版的《新的童话和故事集》第二卷第一部里。


新世纪的女神

文/安徒生

译/叶君健

我们的孙子的孩子——可能比这还要更后的一代——将会认识新世纪的女神,但是我们不认识她。她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出现呢?她的外表是怎样的呢?她会歌唱什么呢?她将会触动谁的心弦呢?她将会把她的时代提升到一个什么高度呢?

在这样一个忙碌的时代里,我们为什么要问这么多的话呢?在这个时代里,诗几乎是多余的。人们知道得很清楚,我们现代的诗人所写的诗,有许多将来只会被人用炭写在监狱的墙上,被少数好奇的人阅读。

诗也得参加斗争,至少得参加党派斗争,不管它流的是血还是墨水。

许多人也许会说,这不过是一方面的说法;诗在我们的时代里并没有被忘记。

没有,现在还有人在空闲的时候感觉到有读诗的要求。只要他们的心里有这种苦闷,他们就会到一个书店里去,花四个毫子买些最流行的诗。有的人只喜欢读不花钱的诗,有的人只高兴在杂货店的纸包上读几行诗。这是一种便宜的读法——在我们这个忙碌的时代里,便宜的事情也不能不考虑。只要我们有什么,就有人要什么——这就说明问题!未来的诗,像未来的音乐一样,是属于堂·吉诃德这一类型的问题。要讨论它,那简直跟讨论到天王星上去旅行一样,不会得到结果。

时间太短,也太宝贵,我们不能把它花在幻想这玩意儿上面。如果我们说得有理智一点,诗究竟是什么呢?感情和思想的表露不过是神经的震动而已。一切热忱、快乐、痛苦,甚至身体的活动,据许多学者的说法,都不过是神经的搏动。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具弦乐器。

但是谁在弹这些弦呢?谁使它们震颤和搏动呢?精神——不可察觉的、神圣的精神——通过这些弦把它的动作和感情表露出来。别的弦乐器了解这些动作和感情,它们用和谐的调子或强烈的噪音来做出回答。人类怀着充分的自由感在向前进——过去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

每一个世纪,每一千年,都在诗中表现出它的伟大。它在一个时代结束的时候出生,它大步前进,它统治正在到来的新时代。

在我们这个忙碌的、嘈杂的机器时代里,她——新世纪的女神——已经出生了。我们向她致敬!让她某一天听见或在我们现在所说的炭写的字里行间读到吧。她的摇篮的震动,从探险家所到过的北极开始,一直扩展到一望无际的南极的漆黑天空。因为机器的喧闹声,火车头的尖叫声,石山的爆炸声以及我们被束缚的精神的裂碎声,我们听不见这种震动。

她是在我们这个时代的大工厂里出生的。在这个工厂里,蒸汽显出它的威力,“没有血肉的主人”和他的工人在日夜工作着。

她有一颗女人的心,这颗心充满了伟大的爱情、贞节的火焰和灼热的感情。她获得了理智的光辉,这种光辉中包含着三棱镜所能反射出的一切色彩,这些色彩从这个世纪到那个世纪在不停地改变——变成当时最流行的色彩。以幻想做成的宽大天鹅羽衣是她的打扮和力量。这是科学织成的,“原始的力量”使它具有飞行的特性。

在父亲的血统方面,她是人民的孩子,有健康的精神和思想,有一对严肃的眼睛和一个富有幽默感的嘴唇。她的母亲是一个出身高贵的外地人的女儿;她受过高等教育,表露出那个浮华的洛可可式的痕迹。新世纪的女神继承了这两方面的血统和灵魂。

她的摇篮上放着许多美丽的生日礼物。大自然的谜和这些谜的答案,像糖果似的摆在她的周围。潜水钟变出许多深海中的奇丽饰品。她的身上盖着一张天体地图,作为被子;地图上绘着一个平静的大洋和无数小岛——每一个岛是一个世界。太阳为她绘出图画,照相术供给她许多玩物。

她的保姆对她歌颂过斯加德演唱家,歌颂过行吟诗人,歌颂过少年时代的海涅所表现出的诗才。她的保姆告诉过她许多东西——许许多多的东西。她知道老曾祖母爱达的许多骇人听闻的故事——在这些故事里,“诅咒”拍着它的血腥的翅膀。她在一刻钟以内把整个的《一千零一夜》都听完了。

新世纪的女神还是一个孩子,但是她已经跳出了摇篮。她有很多欲望,但是她不知道她究竟要什么东西。

她仍然在她巨大的育婴室里玩耍;育婴室里充满了宝贵的艺术品和洛可可艺术品。这里有用大理石雕的希腊悲剧和罗马喜剧,各种民族的民间歌曲,像干枯的植物似的,挂在墙上。你只需在它们上面吻一下,它们就马上又变得新鲜,发出香气。她的周围是贝多芬、格路克和莫扎特的永恒的交响乐,是一些伟大的音乐家用旋律所表现出来的思想。她的书架上放着许多作家的书籍——这些作家在他们活着的时候是不朽的;现在书架上还有空间可以放许多的作品——我们在不朽的电报机中听到它们的作者的名字,但是这些名字也就随着电报而死亡。

她读了很多书,过分多的书,因为她是生在我们的这个时代。当然,她又会忘记同样多的书——女神是知道怎样把它们忘记的。

她并没有考虑到她的歌——这歌像摩西的作品一样,像比得拜的描写狐狸的狡诈和幸运的美丽寓言一样,将会世世代代传下去。她并没有考虑到她的任务和她的轰轰烈烈的未来。她还是在玩耍,而在这同时,国与国之间的斗争震动天地,笔和炮的音符混做一团——这些音符像北欧的古代文字一样,很难辨认。

她戴着一顶加里波底式的帽子,但是她却读着莎士比亚的作品,而且还忽然起了这样一个念头:“等我长大以后,他的剧本仍然可以上演。至于卡尔德隆,他只配躺在他的作品的墓里,当然墓上刻着歌颂他的碑文。”对于霍尔堡,嗨,女神是一个大同主义者:她把他与莫里哀、普洛都斯和亚里斯多芬的作品装订在一起,不过她只喜欢读莫里哀。

使羚羊不能静下来的那股冲动劲,她完全没有。但是她的灵魂迫切地希望得到生命的乐趣,正如羚羊希望得到山中的欢乐一样。她的心中有一种安静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像古代希伯来人传说中的那些游牧民族在满天星斗的静夜里、在碧绿的草原上所唱出的歌声。但是她的心在歌声中会变得非常激动——比古希腊塞萨里山中的那些勇敢的战士的心还要激动。

她对于基督教的信仰怎样呢?她把哲学上的一切奥妙都学习到了。宇宙间的元素敲落了她的一个乳齿,但是她已经另长了一排新牙。她在摇篮里咬过知识之果,并且把它咬掉了,因此她变得聪明起来。这样,“不朽的光辉”作为人类最聪明的思想,在她面前照亮起来。

诗的新世纪在什么时候出现呢?女神什么时候才会被人承认呢?她的声音什么时候才能被人听见呢?

她将在一个美丽的春天早晨骑着龙——火车头——穿过隧道,越过桥梁,轰轰地到来;或者骑着喷水的海豚横渡温柔而坚韧的大海;或者跨在蒙特果尔菲的巨鸟洛克身上掠过太空。她将在她落下的国土上,用她的神圣的声音,第一次欢呼人类。这国土在什么地方呢?在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上——自由的国土上吗?在这个国土上土人成为逐猎的对象,非洲人成为劳动的牛马——我们从这个国土上听到《海华沙之歌》。在地球的另一边——在南洋的金岛上吗?这是一个颠倒的国土——我们的黑夜在这里就是白天,这里的黑天鹅在含羞草丛里唱歌。在曼农的石象所在的国土上吗?这石象过去发出响声,而且现在仍然发出响声,虽然我们现在不懂得沙漠上的斯芬克斯之歌。在布满了煤矿的那个岛上吗?在这个岛上莎士比亚从伊丽莎白王朝开始就成了统治者。在蒂却·布拉赫出生的那国土上吗?蒂却·布拉赫在这块土地上不能居留下去。在加利福尼亚州的童话之国里吗?这里的水杉高高地托着它的叶簇,成为世界树林之王。

女神眉尖上的那颗星会在什么时候亮起来呢?这颗星是一朵花——在它的每一片花瓣上写着这个世纪在形式、色彩和香气方面的美的表现。

“这位新女神的计划是什么呢?”我们这个时代的聪明政治家问。“她究竟想做什么呢?”

你还不如问一问她究竟不打算做什么呢!

她不是过去时代的幽灵——她不以这种形式出现。她不是从舞台用过的那些美丽的东西创造出新的戏剧。她也不会以抒情诗作幔帐来掩盖戏剧结构的缺点!她离开我们飞走了,正如她走下德斯比斯的马车,登上大理石的舞台一样。她不会把人间的正常语言打成碎片,然后又把这些碎片组成一个八音盒,发出“杜巴多”竞赛的那种音调。她将不把诗看成为贵族,把散文看成为平民——这两种东西在音调、和谐和力量方面都是平等的。她将不从冰岛传奇的木简上重新雕出古代的神像,因为这些神已经死了,我们这个时代跟他们没有什么情感,也没有什么联系。她将不把法国小说中的那些情节放进她这一代的人心里。她将不以一些平淡无奇的故事来麻醉这些人的神经。她带来生命的仙丹。她以韵文和散文唱的歌是简洁、清楚和丰富的。各个民族的脉搏不过是人类进化文字中的一个字母。她用同等的爱掌握每一个字母,把这些字母组成字,把这些字编成有音节的颂歌来赞美她的这个时代。

这个时代什么时候成熟起来呢?

对于我们落在后面的人来说,还需要等待一个时候。对于已经飞向前面去的人来说,它就在眼前。

中国的万里长城不久就要崩颓;欧洲的火车将要伸到亚洲闭关自守的文化中去——这两种文化将要汇合起来!可能这条瀑布要发出震动天地的回响:我们这些近代的老人将要在这巨大的声音面前发抖,因为我们将会听到“拉涅洛克”的到来——一切古代神仙的灭亡。我们忘记了,过去的时代和种族不得不消逝;各个时代和种族只留下很微小的缩影。这些缩影被包在文字的胶囊里,像一朵莲花似的浮在永恒的河流上。它们告诉我们,它们是我们的血肉,虽然它们都有不同的装束。犹太种族的缩影在《圣经》里显现出来,希腊种族的缩影在《伊里亚特》和《奥德赛》里表露出来。但是我们的缩影呢?——请你在“拉涅洛克”的时候去问新世纪的女神吧。在这“拉涅洛克”的时候,新的“吉姆列”只有正义的人可以走进去,永远住在里面。将会在光荣和理智中出现。

蒸汽所发出的力量和近代的压力都是杠杆。“无血的主人”和他的忙碌的助手——他很像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强大的统治者——不过是仆人,是装饰华丽厅堂的黑奴隶罢了。他们带来宝物、铺好桌子,准备一个盛大的节日的到来。在这一天,女神以孩子般的天真,姑娘般的热忱,主妇般的镇定和智慧,挂起一盏奇丽的诗的明灯——它就是发出神圣的火焰的人类的丰富、充实的心。

新世纪的诗的女神啊,我们向你致敬!愿我们的敬礼飞向高空,被你听到,正如蚯蚓的感谢颂歌被你听见一样——这蚯蚓在犁头下被切成数段,因为新的春天到来了,农人正在我们这些蚯蚓之间翻土。他们把我们摧毁,好使你的祝福可以落到这未来新一代的头上。

新世纪的女神啊,我们向你致敬!

(1861)


关于本书



安徒生(1805 1875),丹麦著名童话作家、诗人。他善于将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幻想与幽默、讽刺与讥嘲融合在一起。其作品神奇而又优美,语言生动,情感真挚,充满人道主义精神,深得世界各国孩子和成人的喜爱,对世界儿童文学创作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本书收入安徒生最受读者欢迎的童话作品。




“名著名译丛书”(第一辑)书目

(按著者生年排序)


书名

著者

译者

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古希腊]荷马

罗念生 王焕生

荷马史诗·奥德赛

[古希腊]荷马

王焕生

伊索寓言

[古希腊]伊索

王焕生 等

一千零一夜


纳训

源氏物语

[日]紫式部

丰子恺

十日谈

[意大利]薄伽丘

王永年

堂吉诃德

[西班牙]塞万提斯

杨绛

培根随笔集

[英]培根

曹明伦

罗密欧与朱丽叶

[英]莎士比亚

朱生豪

鲁滨孙飘流记

[英]笛福

徐霞村

格列佛游记

[英]斯威夫特

张健

浮士德

[德]歌德

绿原

少年维特的烦恼

[德]歌德

杨武能

傲慢与偏见

[英]简·奥斯丁

张玲 张扬

红与黑

[法]司汤达

张冠尧

格林童话全集

[德]格林兄弟

魏以新

希腊的神话和传说

[德]施瓦布

楚图南

高老头 欧也妮·葛朗台

[法]巴尔扎克

张冠尧

普希金诗选

[俄]普希金

高莽 等

巴黎圣母院

[法]雨果

陈敬容

悲惨世界

[法]雨果

李丹 方于

基度山伯爵

[法]大仲马

蒋学模

三个火枪手

[法]大仲马

李玉民

安徒生童话故事集

[丹麦]安徒生

叶君健

爱伦·坡短篇小说集

[美]爱伦·坡

陈良廷 等

汤姆叔叔的小屋

[美]斯陀夫人

王家湘

大卫·科波菲尔

[英]查尔斯·狄更斯

庄绎传

双城记

[英]查尔斯·狄更斯

石永礼 赵文娟

雾都孤儿

[英]查尔斯·狄更斯

黄雨石

简·爱

[英]夏洛蒂·勃朗特

吴钧燮

瓦尔登湖

[美]亨利·戴维·梭罗

苏福忠

呼啸山庄

[英]爱米丽·勃朗特

张玲 张扬

猎人笔记

[俄]屠格涅夫

丰子恺

包法利夫人

[法]福楼拜

李健吾

昆虫记

[法]亨利·法布尔

陈筱卿

茶花女

[法]小仲马

王振孙

安娜·卡列宁娜

[俄]列夫·托尔斯泰

周扬 谢素台

复活

[俄]列夫·托尔斯泰

汝龙

战争与和平

[俄]列夫·托尔斯泰

刘辽逸

海底两万里

[法]儒勒·凡尔纳

赵克非

八十天环游地球

[法]儒勒·凡尔纳

赵克非

马克·吐温中短篇小说选

[美]马克·吐温

叶冬心

汤姆·索亚历险记

[美]马克·吐温

张友松

爱的教育

[意大利]埃·德·阿米琪斯

王干卿

莫泊桑短篇小说选

[法]莫泊桑

张英伦

契诃夫短篇小说选

[俄]契诃夫

汝龙

泰戈尔诗选

[印度]泰戈尔

冰心 等

欧·亨利短篇小说选

[美]欧·亨利

王永年

名人传

[法]罗曼·罗兰

张冠尧 艾珉

童年 在人间 我的大学

[苏联]高尔基

刘辽逸 等

绿山墙的安妮

[加拿大]露西·蒙哥玛利

马爱农

杰克·伦敦小说选

[美]杰克·伦敦

万紫 雨宁等

卡夫卡中短篇小说全集

[奥地利]卡夫卡

叶廷芳 等

罗生门

[日]芥川龙之介

文洁若 等

了不起的盖茨比

[美]菲茨杰拉德

姚乃强

老人与海

[美]海明威

陈良廷 等

[美]米切尔

戴侃 等

小王子

[法]圣埃克苏佩里

马振聘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苏联]尼·奥斯特洛夫斯基

梅益

静静的顿河

[苏联]肖洛霍夫

金人





人民文学出版社外国文学

shijiewenxue



识别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京东买书在线支付,一切只在瞬间
↓↓↓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