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床上,横睡直睡都可以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4 10:42:1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

上方蓝字

关注阳光  关爱健康


读书是最有含金量的兴趣。

海子说:我们最终都要远行,最终都要与稚嫩的自己告别,告别是通向成长的苦行之路。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这是陆游和唐婉之间痛彻心扉的告别;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的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这是杨绛先生平静超然地和这个世界告别。 

告别,是结束也是开始,是苦痛也是希望。 

告别历来都是读书人和写作人钟爱的情节。

普希金说:读书是最好的学习。追随伟大人物的思想,是最富有趣味的一门科学。

阳光心理继续推荐《朗读者》的精彩书目,希望在酸甜苦辣的成长途中,为您增添一份力量。

 

《明年我将衰老》

朗读者,79岁的王蒙,已经经历了太多生死离别。

对他来讲,“告别”,已经成了他的“新常态”。

尽管一切都终将告别,但我们依然期待相聚。

以前看到一篇文章,讲王蒙先生的妻子,谈到为什么被王蒙打动,说到了一句话:语言的魅力。

《朗读者》的舞台上,王蒙先生也讲了当年追求妻子的时候写情书的事。

《明年我将衰老——王蒙小说新作》收辑了王蒙近七八年的中、短篇小说创作。

写小说也好,写议论文字也好,关键是来自生活。用类似生活的原貌的方式写小说,是一种快活,是性情的游走,是感觉的铺陈,是想象的花朵的盛开,是逗你玩儿。

即使从这七篇小说作品中您也会看到老王是怎样纵横笔墨,俯仰翻腾,闪转腾挪的。

《秋之雾》是低沉的大管协奏;《太原》是小提琴的回旋曲;《岑寂的花园》是戏剧或歌剧的序曲,浪漫中不无谐谑;《悬疑的荒芜》是新新闻体。

《山中有历日》与《小胡子爱情变奏曲》是朴素的现实主义,而《明年我将衰老》是感觉派与印象派。

小说的魅力与优越就在于它有那么大的空间,那么多的路径,那么多的变化。


《草房子》

朗读者曹文轩,中国第一位获得”国际安徒生奖“,这一具有“儿童文学界的诺贝尔奖”之称的作家,也是《草房子》的作者。

一个喜欢孩子的人是心地善良的,一个坚持为孩子写作的人是内心纯净的。

作为儿童文学家,他用精雕细琢的诗化语言撰写童年,让优雅的思想内涵启蒙未来。

作为北大中文系教授,他桃李天下,培养了刘震云、陈建功等一批优秀学生;作为国家中小学语文教材编写工作的主编之一,他用行动催生着阅读的成长。

而他多年创作的根基、引路人是自己的父亲。

曹文轩朗读《草房子》节选献给父亲。

《草房子》一书是曹文轩童年的缩影,父亲在他的一生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在这一条幽静深远的人生长路上,父爱伴随着他一步步走向远方。

曹文轩将与父亲绵长的回忆一点点记录在《草房子》当中,用这次朗读怀念父亲。

《草房子》是一个美好的所在,它让我们想起浪漫、温馨、遥远,想起浪漫的童话。

当我们走近曹文轩为我们搭的《草房子》时,我们确实被这样一种气息所弥漫。

作品格调高雅,由始至终充满美感。

叙述风格谐趣而又庄重,整体结构独特而又新颖,情节设计曲折而又智慧。

荡漾于全部作品的悲悯情怀,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日趋疏远、情感日越淡漠的当今世界中,也显得弥足珍贵、格外感人。

通篇叙述既明白晓畅,又有一定的深度,是那种既是孩子喜爱也可供成人阅读的儿童文学作品。


《唐·吉诃德》

朗读者有两位:程何刘阳。

程何是一位年轻的译者。

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音乐剧中文版,像《音乐之声》《猫》《妈妈咪呀》,几乎全部都是经由她之手翻译而来的。

她被保送清华生物学博士,却放弃了这条道路。

她告别安逸,选择冒险:音乐剧这条路看不到结局,但“要为心而工作,而不是为生活”。

清华大学生物系毕业的程何,走上了音乐剧译配的道路。

和她一起朗读的刘阳,北大中文系同样抛开专业,选择为梦想奋斗。

《唐·吉诃德》是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于1605年和1615年分两部分岀版的长篇反骑士小说。

故事发生时,骑士早已绝迹一个多世纪,但主角阿隆索·吉哈诺(唐·吉诃德原名)却因为沉迷于骑士小说,时常幻想自己是个中世纪骑士,进而自封为“唐·吉诃德·德·拉曼恰”,拉着邻居桑丘·潘沙做自己的仆人,“行侠仗义”、游走天下,作出了种种与时代相悖、令人匪夷所思的行径,结果四处碰壁。

但最终从梦幻中苏醒过来。

回到家乡后死去。

文学评论家都称《唐·吉诃德》是西方文学史上的第一部现代小说,也是世界文学的瑰宝之一。

 

《我的理想家庭》

朗读者李立群是大师,会说相声、能演小品,电影电视拍了无数。

他是活跃在荧屏上的不挑戏、不等戏的拼命三郎,也是在西餐厅做过表演秀的影帝,他说“酸甜苦辣都是享受人生”,面对告别,他又会与我们分享怎样的人生态度呢?

李立群朗读老舍先生的《我的理想家庭》献给母亲。

北平的家,一儿一女,惬意的生活在老舍先生笔下被描绘得栩栩如生。

李立群的母亲告别故乡北京已多年,李立群多次邀请母亲重回北京,但她始终不愿,只愿铭记心中刻画出的故乡。

在母亲的心里,故乡依旧是红墙绿瓦的样子。

《我的理想家庭》是著名作家老舍1936年发表在《论语》第100期的一编散文。(部分原文)

我的理想家庭要有七间小平房:一间是客厅,古玩字画全非必要,只要几把很舒服宽松的椅子,一二小桌。一间书房,书籍不少,不管什么头版与古本,而都是我所爱读的;一张书桌,桌面是中国漆的,放上热茶杯不至烫成个圆白印;文具不讲究,可是都很好用;桌上老有一两枝鲜花,插在小瓶里。两间卧室,我独居一间,没有臭虫,而有一张极大极软的床。在这个床上,横睡直睡都可以,不论咋睡都一躺下就舒服合适,好象陷在棉花堆里,一点也不碰硬骨头。还有一间,是预备给客人住的。此外是一间厨房,一个厕所,没有下房,因为根本不预备用仆人。家中不要电话,不要播音机,不要留声机,不要麻将牌,不要风扇,不要保险柜。缺乏的东西本来很多,不过这几项是故意不要的,有人白送给我也不要。

 

《朝花夕拾》

朗读者姚晨是一名影视演员。

回首青春的过往,从《武林外传》到《潜伏》,从舞蹈到电影,从福建到北京,一路走来,一路精彩!

她将怎样告别生命中萍水相逢的人?

初来北京求学,是胖姑娘给了姚晨一个栖息之所,让她在这个大城市中有了一片温暖的天地。

这个天地很小,却是姚晨在北京的一个“家”。

她不记得最后一次见胖姑娘是何时,人生中有一些人就是这样默默不再相见。

姚晨朗读鲁迅《阿长与<山海经>》(选自《朝花夕拾》)——献给那些萍水相逢却给了我们温暖的人。

阿长是鲁迅家的保姆,她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大大咧咧,却也心细。

月嫂魏姐与姚晨朝夕相伴三个月,短短时间,却让一个家庭收获很多温暖。

《阿长与山海经》是鲁迅的一篇回忆性叙事散文,选自鲁迅的回忆性散文集《朝花夕拾》。

文章描述了儿时与长妈妈相处的情景,表现了长妈妈善良、朴实而又迷信、唠叨的性格。

文章的语言充满深情,传达出对长妈妈这位劳动妇女的真诚的惦念以及对年幼无知的时光的深切怀念。

天空下没有山没有水,有的就是满满的告别,告别,是结束,也是开始。

告别是新的启程!

我们终将再次出发!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