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秘果》导演连奕琦 | 这是一个简单、干净的童话故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4 06:49:1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上期内容:

专访导演卢正雨 | 从周星驰“迷弟”到“绝世高手”卢小鱼

如何成为一名成功的制片人?

等多内容请点击菜单栏或历史消息

这是导演连奕琦第二次执导《秘果》,相对于网剧,这次他更游刃有余。能用电影的形式把那些保存在脑海中的想法再次表达出来,他表示自己非常幸运。上映三日,电影《秘果》可谓是大片中的清新的存在。有豆瓣网友评论道:“在《秘果》里有成年人世界的残酷和少年世界的简单。看到了每个人的青春,敢爱的、不敢爱的,少年们成长着、被撞击着,怀抱着最简单的爱。”


 

双视角还原“暗恋的世界”

 

电影《秘果》是由青春文学作家饶雪漫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它是继《左耳》之后的时间线,讲述了几个青春懵懂的少年人,借由喜欢一个人,理解亲情、友情,探索世界的故事。

 

聊到和《秘果》的缘分,连奕琦打开了话匣子。其实一年前,他拍过《秘果》的网剧,网剧的形式让他的一些想法很难落实到作品中。而且,当时他就觉得原著的故事更适合拍成电影。《秘果》电影项目开始筹备之后,饶雪漫找到连奕琦问他有没有兴趣再拍一部电影,连奕琦欣然应允,他觉得可以在电影里完成更接近当初看完小说的想象。就这样,他和《秘果》再续前缘。

 


《秘果》最吸引连奕琦的就是它的内容结构。电影锁定了人物角色17岁的状态,它避开了过去青春片的形式,并没有大量的家庭戏,没有结局里人物长大后的重逢,它只是单纯了讲述了几个人“暗恋”的故事。而最初的时候,他从饶雪漫和制片方处了解到这个设定时,觉得他们很大胆。


《秘果》另一个吸引他的地方,这是讲述00后的故事,而作为70后,他觉得自己跟现在17岁的00后的想法有很大的差异。他们的相法对他来说很新鲜,他也很好奇。

 

这部电影又小说IP改编而成,虽然IP对作品来说有一些优势,它的宣传普及的快,有群众基础。“但也仅止于此。“连奕琦说到,“观众看电影的经验丰富,IP改编作品的最后还是要回到电影本身的。”


 

小说是以第一人称的自述的故事,这对改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改编过程中,他花了很大的力气让电影不失去原本的精神。


电影中,连奕琦用于池子和段柏文两个视角来讲述故事。“两人视角的转换是最难处理的,”他表示这里要考虑观众的观影感受,以及电影的延续性问题,“在没有特别强烈冲突的时候,双视角更考验观众的耐心。”影像是很直接的东西,连奕琦在剧本上也花了很大的力气,维持观众的注意力。在故事讲述到中段时,保持形式,但在剪辑上模糊视角转换的界限,让观众自然而然的去融入整个故事。


青春片的创作能不能“接地气”,让观众自然而然的带入到故事中,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在这一点上,连奕琦表示制片团队和导演组给了他很多的帮助。“毕竟我是台湾人的身份,我只能尽量在心境上找共鸣。但生活上的细节,其实做了不少调查和生活体验。包括QQ,手机,还有一些他们特定生活细节,例如说房间的布置,生活常用的物品,都尽量找到当下00后共同点。”

 

人物角色影像化是IP改编的最大挑战

 


制作中难度最大的就属“选角”。小说的原作者饶雪漫的全程参与,对连奕琦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帮助。在对人物的设计和想象上,饶雪漫给了很多参考意见。“毕竟小说很多细节是来自于她对角色的心理的设定。”如此一来在选角上的工作相对的容易了一些。

 

虽然《秘果》的故事很简单,但是在连奕琦看来,这并不代表着“容易拍”。“故事简单又不无聊,那么每一个元素都要相对的纯粹,这也是我们决定用新人演员的一个很大的原因。”连奕琦表示,观众对新人演员一无所知,不知道他们过去的形象和气质是什么。“17岁对于这个世界的探索,很多都是第一次,”青涩、干净、新鲜感,这些都是他想要通过故事想要传达给观众的东西。

 

拍戏的时候,连奕琦常常跟演员说,“你们想怎么演就怎么演,别想太多。”他想让这些新人演员的表演尽量不要有设计和套路的东西,他告诉演员们不用参考看的电影,要靠直觉,看完剧本觉得你的反应是什么就做什么。


 

拍摄中,像张诚航饰演横刀这个角色,最开始的时候,他花很多力气去设计她的表演。连奕琦就经常鼓励他,大胆的靠直觉来表现,演到后来他就开始解放天性,开始靠直觉来表演了。

 

“飞宇在拍戏上很有直觉,自己做了很多的功课,他是最快跟我提出不同意见的新人。”拍摄中,一场酒吧的戏连奕琦需要角色开朗一点,陈飞宇却提出了“不可能开朗”的意见,交流之后他觉得陈飞宇分析很有道理,拍完之后果然效果不错。采访中,连奕琦还透露,他非常希望能看到新人演员也能跟他说出表演的直觉和想法,他觉得很重要,因为没办法掌握的东西是最珍贵的。

 

整个拍摄中对这些新人来说,比较难把握的反而是感情戏,对与导演来说,他也要去找会第一次喜欢人时的心情。“因为娜娜跟飞宇都没谈过恋爱,我要跟他们讨论或者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拍青春片,和新人合作,让连奕琦有种回到17岁的感觉。“我觉得自己到现在还是17岁的心态,”他笑道。

每一次的尝试都是新的体验


除了已经上映的《秘果》,在八月份,连奕琦还有一个悬疑动作片《破·局》即将上映。从爱情题材、到动作戏、再到青春片,他从不重复自己。从最开始的《命运化妆师》《甜蜜杀机》,到后来《遗忘》《征婚启事》,再到的《秘果》《破·局》,连奕琦在电影上一直寻求着突破。“对我来说,每次拍戏就会去想该怎么开始。”每次都让他有“哎,电影原来还可以这样拍!”的感叹。每次拍摄,都是连奕琦探索电影世界的机会。


 

看着已经拍了这么多作品的连奕琦,你们可能不会相信他有可能和电影擦身而过。连奕琦最早在台湾念的是专科是学农机工程,最初的梦想是去打球,但是因为受了几次严重的伤,错过了机会。当时,还很年轻的他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上学的状态也很悠闲。课余时间最爱看电影。就在这悠闲的某一天,他看到了张作骥导演的《忠仔》,以及一个欧洲片《破浪而出》,就是这两部电影让连奕琦对拍电影起了浓厚的兴趣。


 

他开始搜集资料,开始努力读书,赶快毕业去学电影。当时在台湾,学电影,做导演并不是一个能够有稳定生活的职业,但是开门的妈妈并没有反对他学电影。随后,他顺利毕业,考入台大的电影系。

 

大三的实习,对他冲击很大,他看到了学校和业界的落差,这让他不那么热衷在学校上课。想赶快拍片,赶快进入这个行业,“我觉得拍片可以学到更多好玩的事情。”他喜欢呆在片场,喜欢那种氛围。制片助理是他的第一份正式工作,还兼职场工、外联的工作,“我当时订便当都订得蛮开心,同样的预算我怎么搞出不一样的东西,很有成就感。”


 

当时的台湾电影市场比较糟糕,电影人不是经常有戏拍,就在等着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他有了自己拍一个小东西的想法。几个人聚在一起,开始写剧本,互相支援拍短片。开始找到一些补助金,或者政府补贴,把短片变成长片。一步一步的向前,40岁的时候,连奕琦完成了电影处女作的拍摄。

 

入行多年,看过了电影市场的起起伏伏,连奕琦最深感触的就是:“做电影最终还是要转型的。”你永远不知道市场的变化,他补充道,运气好的时候遇到好的制作环境,那就很幸运。“当然有时候也会遇到“热钱”,那对我们这些从业者来说,就要专心,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导演帮高薪高福利招聘啦!


编辑部

新媒体运营总监 | 运营编辑


以上职位均需要2-3年

影视行业运营、策划及新媒体工作经验

简历与作品投递邮箱chenyan@pengxx.com

期待你的加入;欢迎自荐/推荐


我要推荐
转发到